欢迎访问上海容和空调设备安装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容和新能源
返回首页 关于我们 企业文化 新闻资讯 地源热泵 合同能源管理 品牌空调 地暖 橱柜 空气清新产品 业绩 服务 爱酷宝微店

新闻资讯
新闻信息
容和人报
 
全国服务热线
021-51099188
在线咨询 工程预约
新闻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容20周年庆系列活动之关注抗战历史 关爱抗战老兵

姓名:钱鑑民
年龄:1922年9月出生(身份证号:320222192209070978)
 
原籍:江苏省无锡县东亭镇三蠡乡南家村
 
现住址:江苏省无锡市孙蒋新村
 
所属部队:驻印军战车营三营
家庭情况:原和女儿女婿同住,后辈孝顺,但几年前钱爷爷女婿突然过世,家里少了一个主要经济来源,目前靠女儿一人退休工资赡养钱老非常吃力,钱老只有村里失地农民补助每月600多元,老人住不通风的储藏室里。
 
身体情况:虽双目失明,听力有点衰退,但精神不错,记忆惊人
抗战经历:
1937年因日军轰炸无锡,钱鑑民爷爷在逃难途中目睹日寇罪行,义愤填膺。
特别是当时中国部队武器差,日寇装甲战车横行无忌,扫射碾压中国军民。这给年仅15岁的钱鑑民爷爷带来很大震撼,他立志从军要当一个我们中国的装甲兵,驾战车与日寇决一死战。
为此钱鑑民爷爷在逃难途中发奋苦读,终于在1940年6月在重庆考入当时中国装甲兵最高学府“陆军机械化学校”分在战车学生队学习战车驾驶以及战车指挥。
当时校长蒋介石,教育长是徐庭瑤,11月在湖南洪江的学校正式开学。
    1943年初以优异成绩毕业,发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17期毕业证。
钱鑑民在飞越死亡航线“驼峰航线”终于来到印度兰姆伽加入中国驻印军。
钱鑑民在印度参与组建并且训练了我们中国的“铁甲新军-战车营”被任命为驻印军战车营第三营第一排少尉排长,当时营长是上校吴文芝,,开始带士兵一批批的训练,主要是训练驾驶及无线电通讯以及射击。(钱鑑民回忆当时战车营共七个营,每个营有500多人,每个营不是辖三个连而是辖六个连)。
1944年3月8日下午,钱鑑民随同战车一营一连到野外训练,那天他们开出驻地很远,钻入原始丛林。
战斗结束,才发现这里原来是日军第十八师团司令部。这次战斗缴获了完整日军装甲车2辆,特别是用来发布作战命令的日军十八师团关防大印日军都顾不上要了,被我战车营缴获。这次战斗,击毙日军450多人,其中有日军18师团作战科长,日军18师师团长中将田中新一狼狈逃窜,战车营立了大功。
1945年春天打通滇缅公路后,被在昆明的陆军后勤司令部汽车训练班的教导团团长易德明看中带回昆明在教导团任上尉联络官(教导团团长易德明,后升为副主任),钱老负责对美国总教官伍兹中校的联络工作。
1946年抗战胜利后被转入无锡第十一临时教养院(在现无锡市河埒口),1948年又转入浙江萧山临波镇第四盲残院,直到解放,返回原籍无锡县东亭镇三蠡乡南家村家中。
 
 
钱老记得的人员姓名
 
陆军机械化学校教育长:徐庭瑶。
教育处长:刚进校时是钱震荣,调职后接替的是章培。
入伍训练队长:吴道叔。
兵科训练队长:赵国昌。
印度战车三营营长第一到第三任依次是:吴文芝/廖家齐/席代瑜。
三营第一到第四任参谋分别是:王槐/邹代伦/宋庆堂/欧右利。
汽车训练班主任:钱立。
教导团团长:易德明。
 
 
唐泽其-我的远征路
    我叫唐泽其,1922年10月出生。祖籍贵州凯里炉山洛棉村山里人,没读过书。
1938年9月在家乡抽丁入伍,记得走的时候正值割稻子,也没有和母亲告别,怕她难过要哭的。当时我才16岁,原本没有抽到我,抽到的是我二哥,我二哥刚结婚不肯去就躲起来了,那个时候规定“三丁抽一”我家兄弟三个,必须要去一个,就让我去顶替我二哥的。刚走不久我就打摆子,有一个同去的老乡叫杨老发,比我大7-8岁,一路上又背又扶把我送到贵阳,从家乡出来当兵的老乡有一百多人,路上停停走走共走了10天,后来才知道他真实名字叫王德超,凯里万水人,别人不愿意当兵,他家收了别人的钱让他顶替杨老发来当兵的。对于他,我非常感激,因为我年龄小,他以大哥哥身份一直照顾我,来贵阳没多久,我们就又去了马连坡(音译)部队番号是军政部177官伤兵收容所,在中越边境老河口一带,当时兵种是担架兵,所长叫吴凤生,连长也姓唐,那时救治的伤员不多。
   19423月初,我们177官伤兵收容所编入远征军。记得是乘火车从开言(音译地名)出发到昆明,在昆明改坐汽车又出发缅甸,直到汽车无法开了,就通知步行到缅甸腊戌,记得是42316日到缅甸。
    第一次远征失败后,我随部队撤退野人山。记得时间在5-6月份左右,当时没办法了,被日本人撤退路线掐断了,只能从孟关那里进入野人山。上级命令扔掉了所有重型装备(车辆和医疗设备)连粮食都没有多带,轻装进入野人山。那时野人山是雨季,蚊子、蚂蟥、蛇虫多的吓死人,到处都是烂叶子一踩还有瘴气。刚开始我们喝山沟里的水;吃的是芭蕉树,把皮剥掉吃里面的芯,那味道有点香蕉的甜味,并不难吃。实在没东西吃就吃芭蕉树皮。其实撤退前仓库里堆满了吃的东西,急急忙忙撤退乱套了,都只顾跑,谁也没想到多带些吃的。我是从小在山里长大,比其他地方入伍的要适应野人山环境。
    快到印度边界时,终于看见有搜救队和沿途接应站。给我们每人发一两米煮粥吃。吃完继续赶路,19428-9月左右,具体时间记不清了,终于到了印度新维(音译地名)接待站。那时每个人都又黑又瘦,像个皮包骷髅一样,全身都是虱子,当时就把我们的衣服全部脱光拿去消毒,(放在一大容器里煮),然后立刻洗澡,吃饭,治病。感觉从地狱到了天堂。后来清点人数,我们部队一起进山的3万多人,活着走出来的只剩下8千多个人。
   目前我已95岁马上96岁了,记忆也越来越差了,也不知道上面说的情况有没有记错的地方。只是希望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中国远征军,记住那些牺牲在异国他乡的英烈们。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地源热泵 | 合同能源管理 | 品牌空调 | 新闻资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上海容和空调设备安装有限公司.All right reserved 

电话:021-51099188  传真:021-64567590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龙漕路200弄28号宏润大厦301室

中华企业视窗提供技术支持